是学而思让家长产生焦虑,还是家长的焦虑成就了学而思?

来源:互联网 发布于 2018-10-09  浏览 次  

学习改变命运,太多年来,人的前途依旧和学历、教育背景等关系密切,教育依旧是阶层跨越的唯一可控途径。从零开始到今天的教育巨无霸,学而思这15年的江湖,恰是一场中国社会跨越阶层的持久战。

2003年成立的学而思,以奥数培训起家,并拓展到英语、语文以及线上教育等项目,将中小学应试教育培训做到极致。

2010年10月,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挂牌交易,成为继新东方后,国内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。

仿佛一夜间,学而思风靡了全中国。每周末奔波在学而思等各类机构之间,或者放弃学校部分课程、转投学而思,已经是很多年轻爸妈的标配。

并且这种现象已经蔓延到学前班。

然而,并不是学而思造成了这种现象。

学习改变命运,太多年来,人的前途依旧和学历、教育背景等关系密切,教育依旧是阶层跨越的唯一可控途径。从零开始到今天的教育巨无霸,学而思这15年的江湖,恰是一场中国社会跨越阶层的持久战。

是学而思让家长产生焦虑,还是家长的焦虑成就了学而思?

一路狂奔的十五年

仅仅15年,学而思从零成长为行业巨无霸。

2001年,80年出生的张邦鑫从四川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本科毕业。

2002年,他考入北大开始生命科学硕博连读,第一年做的七份兼职中有三份是家教,两份是带辅导班。

张邦鑫将一位数学成绩中上的6年级小学生,提高至连续3次取得100分的好成绩。

在孩子家长的口碑相传下,更多家长找上了他。这成为了他创业的起点。

2003年,张与同学合伙创办奥数网,同时在线下开数学小班授课。这便是学而思的前身。

是学而思让家长产生焦虑,还是家长的焦虑成就了学而思?

2004年,在他那里培训的学生中有42人考取了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实验班。他的小学奥数培训生意逐渐做大,2005年时营收就突破千万元。同一年,张邦鑫将辅导机构正式更名为学而思,专门从事中小学课外辅导培训。

2009年,学而思获得老虎基金和KTB共计4000万美元融资。

准备好这一步后,2010年10月,学而思正式登陆美国纽交所挂牌交易,成为继新东方后,国内第二家在美国上市的教育培训机构。彼时,30岁的张邦鑫也成为美国纽交所最年轻的敲钟人。

从创办之初一直到2013年,学而思的价值口号都是“学习改变命运”。那个年代正是唯分数论的应试教育年代,这样的口号符合当时社会的需求。之后的十年内,学而思的业务不断拓展,逐步推出了英语、语文以及线上教育等项目。

到了2013年,其原有品牌定位已经无法覆盖所有的产品和服务。学而思宣布将集团名称更改为“好未来”,并将“学而思”这个名字留给培优事业部。

如今,学而思已成为教育界的巨无霸,在43个城市开设了300多个教学中心,线下学生超过了100万,线上注册学员接近2000万,共有员工17000余名。好未来集团近五年的营收增长更是迅猛,尤其近两年,增幅更是超六成。

是学而思让家长产生焦虑,还是家长的焦虑成就了学而思?

为了摆脱人们心中对其固有的应试教育的印象,好未来近些年开始拓宽素质教育版图。投资了STEAM教育品牌摩比、宝宝树、Minerva大学、果壳网、宝宝巴士、“知识分子”等企业平台。

如此大范围素质化的升级,不但有自身主动转型的动力,也有中国家长观念的转化、政策方面的监管加强等外在压力。

重回狼性机制下

在课外培训的诸多项目中,一个被广泛验证的真理是,好的师资是生存的命脉。因为好的师资才能带来更多的解题方法,更灵活的解题思路,能快速提高学生的成绩。

名校出身的张邦鑫也一直强调师资的重要性。除了他自己是北大博士毕业,机构目前3000多名教师中,有10%左右的北大清华学生,以及70%左右的985和211院校学生。选拔过程设置了笔试、复试、训练、试讲等九个环节,考察时间长达半年之久,且最终录取率不超过4%。

上海学而思的一名老师蔡清宁也曾经历了这样残酷的过程,“先笔试后面试,淘汰一批,面试通过顺利进入培训的人,在培训结束后还要经历一轮考核,这一轮的淘汰率至少有三四成。”

正式录用后,还要面对家长的旁听和可随时退课的压力,“要是早下课5分钟,或者讲课时稍有差错,家长可能就会去投诉。”蔡清宁进学而思两三年,也被投诉过,这几乎无法避免,但如果投诉情况严重,老师随时有可能被开除。

是学而思让家长产生焦虑,还是家长的焦虑成就了学而思?

应届生老师一般能拿到10多万的年收入,能力强又能拼的名师,甚至能达到百万级别的年收入。高薪养名师,这样的待遇在市场上非常有竞争力。但是在需求快速增长的情况下,优秀师资不足正成为学而思的一大难点。

按照官方的说话,学而思的教学体系是中央教研和一线教学的结合,教研团队不需要参与一线授课,只需要总结解题方法,搜集各地考试题用于编撰教材,设计课程,并培训教师。而一线教师只要按照教材规范授课,同时具备解题和答疑的能力。其教研团队拥有产品、技术、研发人员约1500人。

这种方式,一方面保证了老师的教学水平可控,另一方面也避免了名师脱离机构单干带给机构的损失。

跨越阶层的唯一可控途径

在学而思家长天团中,争议一直不小。有些认为,学而思只是在制造焦虑、贩卖焦虑,甚至被描述成应试的机器、扼杀素质教育的“杀手”。也有很多认为,一直以来真正让家长焦虑的并不是学而思,它的存在只是为家长的焦虑提供了一个出口。

退一万步说,学而思是一个商业机构,不应该承担教育部、学校或家长的责任。

虽然教育部门在严格管控“学而思们”,但很多知名的学校不仅鼓励学生去上学而思,还把选拔尖子生和在这些机构的表现挂钩起来。优质教育资源的稀缺在全国都一直是常态,尤其全面“二孩”政策放开后,问题更是突出。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,那些经济实力尚可的中产阶级,勒紧裤腰带都要把孩子送去课外培训。

“减负”的结果,最终是给家庭加压。根据家长帮发布的《2016中国家庭教育消费者图谱》,38.6%的家庭每年家庭教育产品支出大于6000元,其中一线城市有32.8%的家庭平均月教育产品支出大于1000元。

是学而思让家长产生焦虑,还是家长的焦虑成就了学而思?

这场“比拼大战”的最后,还是要落到金钱上面。家长孙雯雯列出的儿子一周的培训课花费是:学而思语文300元、爱智康数学731元、爱智康英语731元、冰球1400元、书法200元、钢琴350元、游泳220元。算下来,一个月将近16000元,一年光课外辅导费将近20万元。

“这还没算每天120公里来回上课外班的油费,两部车每周也得有700元。所幸公立学校学费较省,但暑假隔一年得出国一次,北美一次就得10万,亚洲也得三五万,一年花在孩子身上的费用至少也得30万。”孙雯雯说,这样的花费在她的圈子里,只能算是中等偏少的。

而李浩算的账中,结果与孙雯雯相差不大。他给女儿每年课外辅导费大致是6-10万,而星河湾一年的学费约有10-14万,学校还有一些七七八八的费用,如果加上游学一趟至少5-6万,再加生活费,一年也得30万左右。

这样的费用,对中等收入的白领家庭,除非有家底,否则压力已经不小。如果按照北上广深地区的平均收入,对众多的普通家庭来说,这根本不可能做到。

一般来说,学而思之类培训机构的价格都是一节课两三百,如果每周上六节课,大致每月五六千。再加上公立学校或价格较低的私立学校几万的学费,一年花在孩子身上的费用大致能控制在十几万。

可见,在中产阶级内部,差距已经有明显的拉开。

是学而思让家长产生焦虑,还是家长的焦虑成就了学而思?

法国社会学家布迪厄有个观点,学校是统治阶级文化再生产的场所。“素质教育”下,上层社会不仅能够提供足够的知识、阅历和生活经验,更能提供一种习性,使得孩子能够获取一种上层社会的生活方式和品味,同时保证其社交关系。

学而思崛起的这几年,正好是中国中产阶级形成的时候,也是社会阶层分化也越来越明显的时候,“我小时候,通过努力可以超越同班的县长儿子,而放到现在,我们俩根本不可能在同一个班。”张世匡说。

学而思之类的培训机构,是加速阶层跨越的重要途径。有报告指出,到2020年,中国教育产业的总体规模将达到3万亿元,包括早教、K12培训以及职业教育培训,都将成为未来的主要增长点。

上一篇:管理大忌!公司是怎么死掉的? 下一篇:没有了
热门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