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会受挫蕃茄田艺术与儿子的故事

来源:互联网 发布于 2017-11-03  浏览 次  

  没想到美术育人功能这样强大,它让我儿子变得阳光;

  没想到蕃茄田艺术的老师都是心理专家,她们扭转了我儿子的内心。

  蕃茄田艺术的创造力,令我惊讶。

  

云图片

  我儿子今年6岁,在蕃茄田艺术已经学习1年了。今年上半年,他刚刚经历了一次"不算顺畅"的幼升小经历。尽管没有进入心仪的民办小学,但我知道,他成长了,不再是一年前那个惧怕挫折的孩子。

  儿子从小主要是家中老人带着,是他们的掌上明珠,享受着宠溺的"我是第一"。为什么这么说呢,为了显示儿子吃饭第一,老人会故意慢慢吃;为了显示儿子玩牌第一,老人会假意输牌给他。几年下来,儿子不知道什么是失败,因为各种环节都会有祖辈安排好。

  他在一天天长大,但内心却已经脆弱不堪。

  上幼儿园后,我开始接手了对儿子的管教。幼儿园时期是孩子创造力发展的关键阶段,如果这时不给孩子这方面的兴趣刺激,便会错过时机,而且对将来的学习不利。我考察了很多培训机构,最终在儿子幼儿园中班暑假时候,选择了蕃茄田艺术。

  在这里,他首先实实在在地受挫了一回。

  那是他在蕃茄田艺术的第一次课,指导师Jolin让大家画一个人脸,那堂《帽子变!变!变!》的课,儿子认真地画着,但由于控制不好,其中一笔画歪了,人脸逐渐走了形。

  看着不成功的作品,儿子忽然丢下画笔,整个人趴在画作上,任凭我们劝说,他就是不愿意挪开,不愿意给我们看到画作。

  他显然意识到了失败,但却不肯说出来,更不愿意纠正,只是拼命掩盖着自己的画,仿佛隐藏的是整个自己。

  Jolin老师走了过来,她注意到了孩子的不寻常,同时,也一下子就发现了孩子的问题所在。她开始和孩子交流,触动他的心底,慢慢打开那扇封闭的门。

  我一下子有些诧异,她不是美术老师么,为何此刻更像一名心理辅导师?她没有说教,没有大声,温暖的对话沟通后,孩子放松地接下老师递上的画笔,坦然地继续作画,用艺术表达呈现内心。

  Jolin老师如此,其他老师亦如此,这里的老师虽然不教所有的孩子,但各班级不同孩子在她们眼里都是"熟脸"。她们会和遇到的所有家长都聊上天,准确地说出孩子的特征,并给出建议。她们用心地,就像对待自己孩子一般对待每个家庭--了解你的独一无二。

  我轻轻告诉自己,我的选择是对的。

  

云图片

  尽管儿子第一次在蕃茄田艺术的表现令人尴尬,不过,他没有对艺术创作表现出抗拒,相反,体验过挫折并解开心结后,他更轻松更享受愈发喜欢去蕃茄田艺术进行创作的过程。

  渐渐地我发现,他的用色风格,他喜欢用明快的颜色来处理自己的作品。他向我展示用纸黏土做的"小点心"--用天蓝色和嫩绿色做底,用白色表现奶油,用亮黄色镶边,最顶上点缀一颗红色的"樱桃"。这件"小点心"是这般明亮,不正是他越来越轻快明亮的心底世界吗?

  他爱上了创作,也爱上了能进行创作的蕃茄田艺术教室。每次下课,他除了分享创作故事或是聆听其他孩子创作故事外,还会帮着老师认真收拾桌子,把所有的小凳子收好。看着孩子在分享时越来越自信流利的表达能力和热爱集体、热爱劳动的劲头,我由衷地欣慰孩子的改变。这些,在他来学习之前,是我不曾想到的意外收获。

  

云图片

  今年五月,我带着孩子加入了幼升小的大军。我并不是一名"鸡血"妈妈,非得逼着自己孩子挤进名校,更多则是将这次挑战当做一种经历。

  有些哭笑不得的是,儿子在运动能力这一项考核中,因为怕困难,居然任性的没有参加,自然就被"刷"了下来。

  我和孩子爸爸坦然接受了这个结果,可受挫的种子却依然在儿子心底种下了。回家后,我与儿子交流他所得的分数档次,得了几个C,几个H,几个A。(C代表一等,H代表次等)

  "啊,原来代表第一第二的,并不全是AB啊?我还以为我其中的一个A就是第一档"儿子瞪大眼睛诧异地问。接下来的几天,他都一直摆弄着字母数字牌,把CH和代表其他档次的字母全找了出来,一遍遍排列,口中还念念有词。

  我明白,他是对这次失利耿耿于怀。但以不同于第一次在蕃茄田艺术创作时,他不再选择逃避或隐藏,并试图用理性和更现实的方法来引导自己,表达自己。字母分数是他为数不多可找寻的线索,是他成功或失利的一个符号。他找出这些字母,不正是想解开内心的结么。

  

云图片

  对啊,这就是孩子呢!我选择蕃茄田艺术,最初的原意是发掘孩子的创造力,却"意外"筑起了他的坚强内心。在蕃茄田艺术的一年时间里,他不再是那个被老人宠溺的无知宝宝,已经成长为可以面对自己的小小男子汉。

  儿子和蕃茄田艺术的故事,还会继续。

  (口述自许轩恺妈妈,孩子许轩恺来自蕃茄田艺术上海宝山绿地风尚校区)

上一篇:让公开不再难 下一篇:没有了
热门更新